宗师之下,皆为蝼蚁!

项皓轩虽然在同龄人中,一骑绝尘,罕逢敌手。

但是,遇上叶凡这样堪比宗师境界的修仙者,他所引以为傲的剑道实力,却显得那么不堪一击。

望着朝自己压来的手掌,项皓轩浑身僵硬,连动一根小手指的力气都没有。

有生以来第一次,他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近在咫尺!

尽管这一掌中,叶凡并未动用四灵之力,但是仅仅凭着小成的“苍天霸体”之威,便不是项皓轩能够抵挡的。

“轰!”

巨掌压下,周围的空气在瞬间被抽干,音爆之声不绝于耳。

项皓轩甚至有一种预感,别说是自己的肉体凡胎,就算是神魔,也会被压得神魂俱灭,化为齑粉。

一时间,绝望之意涌上心头!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拍卖会场的大门口,突然传来一道愤怒之际的暴喝:

“恶贼!给我住手!”

昨天遇见的清纯女孩唯美写真

下一刻,一道剑虹如同长龙般,挟带着摧枯拉朽之势,快若雷霆,向着叶凡的背心刺来。

这一剑若是刺中的话,就算叶凡现在拍死了项皓轩,恐怕背心也会被长剑刺中,血溅当场!

……

“聂长老!”

感受到那凌厉无双的剑意,原本已经陷入绝望的项皓轩,眸中爆发出一阵狂喜,就像是溺水之人见到了救命稻草。

“这是太乙门的惊雷剑!神剑出,风云动,天雷惊!”

场内,有人一口道破剑招的来历。

含怒之下,聂长老根本没有留手,三尺青锋之上闪烁着暗紫色的电光,汹涌的内劲化为雷霆,他的身躯也化为了一条紫电狂龙,仿佛要将叶凡吞噬。

叶凡虽然背对着聂长老,隔着一定距离,也能感受到那锋锐。

然而,他却没有任何惊恐之意,反而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大笑道:“哈哈……来得好!”

紧接着,叶凡的手掌在半空中一滞,并未继续压向项皓轩。

见到这一幕,项皓轩心中长舒了一口气,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好不容易死里逃生。

这时,叶凡转过身,望着来势汹汹、气势如虹的聂长老,猛地推出右拳,竟准备以身躯,去硬撼那惊雷剑。

“天地玄宗,万炁本根。体有金光,覆映吾身!”

缥缈威严的声音,在场内响起。

而叶凡的身上,绽放出一道璀璨夺目的金光,照亮了整个拍卖会场。

他动用了玄武之力,施展出了“金光神甲”,再加上“霸体”小成,这防御力当的上“固若金汤”一词。

丹田中的内劲,如同长江决堤般汹涌而出,凝若实质的金色战甲,像是为他增添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拳套。

感受到叶凡身上巨大的变化,手持长剑的聂长老,瞳孔猛地收缩,下意识生出一种恐惧之意。

他甚至觉得周围的空气,都变得凝固粘稠起来,自己的身躯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困住,速度为之一滞。

但此刻,他那招惊雷剑,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只能向叶凡刺去。

叶凡见状,眉毛一挑,嘴角流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,淡淡道:“惊雷剑?呵呵……徒有其表,不堪一击!”

说着,他缓缓出拳,汹涌澎湃的内劲,如同火山喷发般炸裂开来,滔天的力量却又在瞬间,被压缩成一点,凝聚于右拳之中。

“轰!”

量变引起质变,叶凡的右拳之上,突然光芒大放,熠熠生辉,仿佛凭空再造一轮太阳!

叶凡就像是手握日月的神祇,

这一拳,震撼着场内所有人的心神,仿佛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势。

这一拳,足以令天倾地覆、神州陆沉!

天若罚我,我便破天!

地若阻我,我便裂地!

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!

……

“轰!”

终于,铁拳轰击在聂长老的惊雷剑上。

“刺啦!”

那三尺长剑,仅仅抵挡了一瞬,便彻底断裂成上百块。

巨力去势为止,又像是浪潮般轰击在聂长老的身上。

尽管聂长老是半步宗师强者,依旧如同蝼蚁一般,没有任何抵抗之力。

他的身躯,被击飞数十米,随后“彭”的一声摔倒在地。

“噗嗤!”

下一刻,他猛地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,面色煞白,胸口都出现了凹陷,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。

那旷世绝伦的力量,令人为之震撼。

但在这时,这里的大动静,终于引起了整个太乙门的注意。

拍卖会场门口,立刻涌入了几十名太乙门弟子,将叶凡给包围了起来,封锁了他任何逃跑的方向。

“锵!锵!锵……”

长剑出鞘之音,不绝于耳。

那些太乙门弟子的脸上,满是难以遏制的愤怒之色。

太乙门,算得上是江南武林门派中的佼佼者,无数年轻武者更是以拜入太乙门为荣。

如今,竟然有外人在太乙门中大开杀戒,让他们如何不怒?

一时间,滔天的杀气,铺天盖地涌向叶凡,场内的温度瞬间降为冰点。

旁边围观的别派武者,也立刻缩到了角落处,生怕被卷入这场纷争之中,引来杀身之祸。

就在这时,又有三名老者联袂而来。

三人年约六旬,须发皆白,身上的道袍与普通弟子不同,衣角有着繁复的描金花纹,质地非凡。

见到这三名老者出现,依旧被嵌在墙壁中的项皓轩,放声大喊道:“朱长老,马长老,候长老,快来救我!”

听闻此言,那三名老者望着场内狼藉一片的景象,最终将目光落到叶凡身上,怒目圆睁,呵斥道:

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竟敢在我太乙门中撒野,是活的不耐烦了么?”

“孽障,你不要以为自己学了点本事,就看轻天下英雄!在我太乙门内,你伤我门派长老和弟子,罪大恶极,十恶不赦,休怪我等剑下无情!”

“没错!若是掌门在此,只要一招,便能轻而易举地取你性命,还不快快跪地认错,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!”

……

三名长老皆是半步宗师境界,话中蕴含着自己的无上意志,化为无形的精神攻击。

若是普通人,在这威压之下,恐怕早就吓得肝胆欲裂,双膝发颤。

但叶凡却像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古怪,脸上露出戏谑的笑意,促狭道:

“朱(猪),马,候(猴)!呵呵……再加个和尚、沙僧,你们就可以弄个西天取经五人组,直接拍《西游记》了!”

此言一出,那三名长老先是一愣,足足过了十几秒钟,才明白叶凡是在拿他们的姓氏打趣。

一时间,怒意在他们胸腔汹涌,三人头发根根竖起,眸中有火焰在燃烧。

站在中间的马长老,扭头对身边两人说道:“朱师弟、候师弟,此獠实力不俗,咱们三人联手,将他诛杀于此!”

“理当如此!”另外两人点头道。

叶凡闻言,眉毛一挑道:“呵呵……你们太乙门,不是自诩为名门正派,怎么干得出此等以大欺小、以多敌寡的卑鄙之举?这事情若是传出去,恐怕会为整个江南武道界耻笑!”

此言一出,那三名长老的脸色,都有些不好看。

角落处其他门派的武者,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论年纪,这三个太乙门长老加起来,恐怕都将近200岁了。

标签: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