訾文耀的气场太强了,这种气场,那都是平日里飞扬跋扈磨炼出来的。

可不是能演出来的。

感受到訾文耀的气场,中年男子就知道来了大人物。

他赶忙给酒店总经理打了一个电话,不到三分钟,一名西装男子已经快步跑出了电梯。

一看到訾文耀,这个西装男子的脸色就彻底变了。

能够成为一家五星级酒店总经理的人,那都是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主,他打眼一瞧,就认出了訾文耀的身份。

“訾少,实在对不起,我刚才在开会,慢待了慢待了。”西装男子连滚带爬的跑过去,语气里满是惊恐。

“你就是这个酒店的总经理?”訾文耀冷哼道。

“是,我们董事长是王静河,他和訾少您有过几面之缘。”西装男子颤声说道。

“哦,原来是那个家伙。”訾文耀很满意这个总经理的态度,他很快下令道:“我今晚要在这里宴请几位贵宾,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,给我把酒店里所有的人都请出去。”

“我吃饭期间,不想看到其他的人。”

西装男子心中一惊,苦笑道:“訾少,您这太难为我了,今晚我们酒店入住了很多客人,让他们退房,那也是需要时间的。”

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

“如果您能提前一天通知我,我保证今天能给您清场,可是现在……”

“怎么?你在质问我?”訾文耀的语气立即变得凶狠起来。

西装男子连声喊道:“我,我没有那个意思,只是半个小时太仓促了。”

“是人手不够吗?”訾文耀冷笑道。

“是。”西装男子硬着头皮应声。

“好,既然你做不到,那我来帮帮你。”訾文耀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,说道:“涛子,十分钟之内,把你的会所给我清理出来,我要宴请几位贵宾。”

“好的,耀哥。”那边答应的非常干脆。

“另外,给我带上几百人,把和平路的东苑大酒店给我拆了。”訾文耀挂断电话,转身就走向了酒店门口。

“訾少,訾少,求求您,这次是我错了,您要是惩罚,就惩罚我一个人吧,求求您,是我没本事。”西装男子彻底慌神了,他跪在地上,死死的抱住了訾文耀的腿,哀嚎道。

“我这个人,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拒绝。”訾文耀望着不断哀求的西装男子,慢慢将旁边一个水晶展台上的青花瓷瓶捧了起来。

他望着西装男子,狞笑道:“下辈子,注意一点。”

“啪!”青花瓷瓶狠狠的摔在了西装男子的头上,顿时间,瓷片纷飞。

看到西装男子倒在血泊里,站在酒店门口的陈秋雅气呼呼的想要冲进去。

她还没等冲进去,就被苏子瑜给拉住了。

“干妈,你拉我干什么?”陈秋雅有些激动的问道。

“这话应该我来问,你要干什么?”苏子瑜的神色有些严肃,反问道。

“这个姓訾太过分了,我要进去教训他!”陈秋雅咬牙说道。

“然后呢?再让他把火气发泄给地上那个人?或者是发泄到那个人的家人身上?”

苏子瑜的话,顿时让陈秋雅愣住了。

“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?在管闲事以前,先要问问你自己,能不能处理好以后的事。”苏子瑜皱眉道:“别管了,这件事我来处理。”

“好。”陈秋雅也知道自己冲动了,脸颊不由泛起一阵红意。

她很明白苏子瑜的意思,如果今天她出面,訾文耀或许可以放过这个酒店,但是她一旦出面,也等于是让訾文耀没了面子,以訾文耀的性格,断然不会放过这家酒店,更不会放过那个西装男子。

到时候,她只会害了这些人。

说话间,訾文耀已经整理好衣襟走了过来,他冲着苏子瑜微笑道:“苏姨,这个破酒店太不识趣了,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,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地方,咱们还是去那边吧。”

“行啊,就是吃顿便饭,訾少你还这么重视。”苏子瑜的话,让訾文耀心情大好。

他哈哈大笑道:“苏姨这话说的,请您吃顿饭多不容易呀,我当然要重视。”

苏子瑜话锋一转,又笑道:“你呀,做事就是这么认真,要是秋雅有你一半的劲头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苏子瑜的每句话,都说进了訾文耀的心坎里,让訾文耀的心情瞬间好到了极点。

很快,苏子瑜又问道:“地上躺着的人是怎么了?”

“哦,他是这个酒店的负责人,我让他把酒店清场,他竟然搪塞我。”訾文耀回道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苏子瑜笑道:“他们也是混口饭吃,都不容易,打一顿就行了。”

“我听苏姨的。”訾文耀呵呵笑道:“我刚才就是在气头上,没想那么多。”

訾文耀说完,又打了一个电话,说道:“涛子,不用过来了,给我交代一下那些厨师,拿出最好的食材,用最好的手艺给我做菜,要是让我找出一点瑕疵,我就让他们去地下做菜。”

“是,耀哥,你放心,他们要是敢出岔子,我劈开他们的脑袋。”电话那边的男子立即应声道。

“嗯,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。”訾文耀挂断电话,对苏子瑜笑道:“苏姨,咱们现在就出发吧。”

“好。”苏子瑜微笑点头。

“我就不坐苏姨的车了,我让司机在前面领路。”

说完,訾文耀挥了挥手,一辆悍马车行驶了过来。

“你就做我的车吧。”苏子瑜看了沐风一眼。

沐风坐在副驾驶位,车辆行驶出了酒店。

苏子瑜坐在后面,轻声说道:“你可能对訾文耀不是很熟悉,但不管怎样,我不希望你招惹到他。”

苏子瑜缓缓说道:“我承认,你的本事很大,连保龙一族的人都能赶走,但这里是燕京,权力,是大于一切的。”

“我明白了,董事长,你放心,我不会和他计较。”沐风笑了笑,说道:“他刚才讽刺我,我不是也没有吭声吗?”

“嗯,这一点你做的的确不错。”苏子瑜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还有,一会儿饭局上,你和秋雅保持一点距离,他现在正在追求秋雅,你和秋雅走的太近,恐怕会有危险。”

“明白。”沐风很听话的应声。

过了一会儿,苏子瑜拨通了一个电话,说道:“小刘,你去财务支一百万,给我去一趟东苑大酒店,他们的总经理应该住院了,这一百万送过去,告诉他酒店的事已经过去了。”

苏子瑜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。

标签:

你也可能喜欢